2020W12:周记第二

无主题。

时间:2020 年 3 月 16 日至 3 月 22 日(第 12 周)
地点:莱比锡

周一

一早在朋友圈里看到有人拍了附近超市里空荡荡的货架,心里,说真的,还是紧张了一下。上周做了些储备看来确实是明智之举,只是我一个人靠一个大购物袋装回家的东西究竟能支撑多久,恐怕也实在是个问题。也许我该找个时间再去趟超市了,不知道为什么,我此刻特别想吃香蕉。

与此同时,学校给所有人发了邮件,即日起所有图书馆都要关闭了,某几个馆仅保留自助借还服务。Lina 松了一口气,只要还能借书,论文就不会受到太大影响吧。学校的建筑倒是没说要关闭,估计也只是时间问题了。不过学校也说了,停课不停学,从四月初开始,所有的教学活动都会以数字化和在线的方式进行,具体是个什么光景,还真是难以想象。

Agade 邮件组里最近的主题则是「Cancellation」。

刚才整理过去文字的存档时发现我上一个博客的副标题是「Ah ic mines hygeðrymmes geweald / uncer lufa ne sien gediernedon. 」我瞪着这行文字想了半天,觉得很好笑。我明确地记得这句话是我自己写的(或者说翻译成古英语的),但是我已经不记得这是什么意思了,我甚至不确定语法上到底有没有问题。那时大概是 2010 年的样子?刚把语法读完就急不可待想要输出,不好好上课、天天折腾拍摄制作,挣扎于自己的性取向却从不怠慢主日礼拜,即将和一个女孩开始第一次恋爱,还在闷热的夏夜和一群人挤在一起一边吹呜呜祖拉一边看世界杯。哈哈哈全都是一个二十岁的可笑的样子。

窗外的阳光倒是很好,草地上星星点点的野花提醒着我春天已经到来很久了。我挺喜欢阳光的——谁又不喜欢呢?——不过因为以前发生过好几次严重的日光过敏,所以长时间以来我一直都有意避开直接曝露在阳光之下,倒是来了德国之后,可能因为晴朗的天气的确过于稀缺,加上纬度高阳光的能量不强,时不时我也会在出太阳的日子里戴着兜帽,坐到食堂外翻新后的棱堡矮墙上待一会。这个棱堡是城市曾经的防御工事硕果仅存的残迹,如今改造成了一个酒吧,几乎每个周末的晚上都有学生组织的 Party。又或者在教学楼的露天中庭里坐着,看着其他悠闲地晒着太阳的人随着时间流逝慢慢的移动位置,精准地避开每一寸被阴影覆盖的区域。不知道现在有多少趋光的人正在那里享受着阳光呢?

新闻里说,德国可能很快也要开始采取诸如封城之类的措施了。有几个春节前从这里回了国的同学非常担忧即将到来的回程。约翰·福克斯曾写道:「毕竟,即使是世界上最悲惨的人最多也只能死一次。」虽然现在情形远非绝境,但是一想到要把所有刚刚捱过的糟糕状况重新再经历一遍,真的很难不皱眉头。

这段时间我常常会看电视,有些关于疫情的节目还挺好看的。尤其是请一群嘉宾来做访谈这种节目,我发现其中的嘉宾阵容,一般是五个人,基本有一个固定的搭配方式:一个医学或病毒学的专业人士负责提供科学领域的信息,一个政府官员负责介绍官方采取和可能采取的各种措施,一个心理学家负责教大家如何应对特殊时期的各种心理问题,一个金融或证券领域的专家负责介绍可能产生的各种经济后果,最后一个法学家负责解答当下各种涉及权利、限制和边界等而产生法律问题。感觉这种信息覆盖方式还挺好的,给人一种一切尽在掌控的感觉——或者幻觉。毕竟,这些天我已经在媒体中听了无数遍,「昨天还无法想象的事情,今天已经成为现实了」。

「倘若我能驾驭自己的意愿,我们的爱便不必隐藏。」我想起来了,这是那句话的意思。谁是这句话的表达对象呢?我已经完全想不起来了。

周二

今天的阳光,真好,真好,真好。我早上醒来时已经接近中午了,「明媚」这两个字从合着的百叶窗的每一丝缝隙中溢出来,敲打着我不甚清晰的视线。春天真的已经到来很久了。

下午时我决定去趟超市看看也许能再买点什么。我做好了面对商品售罄的心里准备,不过真到亲自站在这些突然以如此陌生的方式存在着的货架面前时,还是忍不住要狠狠地闭上眼睛再睁开。我倒一点也不恐慌,我相信这个国家还远远到不了物资供应紧缺的地步,疫情一开始仓储跟不上突增的采购需求也可以理解,后续的货源应该很快就能填上这些空缺……不过,此时此刻我觉得我依然需要一点点心理建设。

感觉很不真实。而且我也没有买到香蕉。

当然,大部分的商品还是和往常一样供应充足,这些被扫光的区域基本上就是面包,意面,面酱,鸡蛋,牛奶,香蕉,其他部分生鲜,洗消日化,以及……任何类型的纸巾。抢购纸巾这件事确实不是那么容易令人理解,网上最近流传着一个视频,在某家 DM 里,就纸巾购买数量的问题店员和顾客的争执几乎到了肢体冲突的边缘。电视节目里人们在略带戏谑地谈论这件事,仿佛只是极少数人在恐慌下的可笑之举,而现实中,人们,真的,买,不,到,纸,巾,了。Lukas 也发消息说,如果到这个周末还没有买到厕纸,他就真的……真的遇到一个严肃的问题了。

我把超市里空荡荡的货架的照片发给了笑影,他说他打算明天赶一大早去超市看看。

「你去不去?」他问。

我说我不去,我起不来。

我真的起不来。之前听说因为疫情,教宗每日在圣马大之家的、此前从未公开进行过的清晨弥撒将通过网络直播时,我还想着起个大早望一次。不过……七点?「愿你们平安」吧。我还看到了周一教宗前往罗马几个教堂祈祷的新闻。我是真没想到他也已经老迈至此,以至于步履都明显蹒跚了许多。对于天主教我怀着一种非常复杂的情绪,但是不论如何,此刻还是希望受造界不至于让他过于失望吧。不至于让我们所有人过于失望吧。

不过我倒是决定今天早点睡下,希望明天能早点起来。

周三

醒来的时候想了想,没有去看更新的数字。

笑影一早去了超市,果然每天都会补货,不过很快就会卖光。他给我带了面酱、奶酪和橘子。接着我们打算去趟亚超,看看还有什么令人心动(以及适合保存)的家乡的食物可选择。出门在路上时笑影说,恐怕今天德国的确诊人数就要过万了。

我不知道,我没看数字,阳光依然特别好。

棱堡外的公园已经完全是春日的样子,草地在阳光下绿得发出光来,而刺目的绿色之中,一丛又一丛绽放的花朵或疏或密地冒出来,如同被硬生生地插在眼前的画面里,显得极为不真实。「就像是定格动画里的场景。」我说。远处。棱堡墙上石刻的城市纹章已经快被新生的藤蔓遮住了。

笑影拿出手机看了看说:「远远超过一万了。」

我去学校里给学生卡打印新的有效期,结果机器已经断网无法工作了。礼堂大厅里一片寂静,曾经从废墟里救出来的四尊雕像——人格化的「统治者的四种美德」——站在这个空间里最寂寞的高处,视线一如往常,虚空地掠过头顶。学校的主楼在六十年代连同学校的教堂一起被东德当局炸毁了,我只在图片里见过曾经的门厅拱顶的壁画里画着盗火的普罗米修斯。 如今新楼大厅一侧的墙面上整齐地嵌着一排墓碑,上面雕刻的死者的容貌,在那座被砸毁的教堂里曾经听了数百年的的唱诗,现在只能无聊地注视着漫不经心走过的我俩。

对,今天还喝了奶茶。街道上依然人来人往,并没有什么不寻常的气息,一切都在迎着阳光的方向里融化成了剪影。「这种天气应该去植物园赏花。」笑影说。

希伯来语老师在邮件里告诉我,所有的礼拜和堂区活动都停止了,各地有统一放送的广播或电视礼拜。不过作为一个堂区的负责牧师,他说他是这样的打算的:照常敲钟,照常开门,在相应的时间段里,他会待在堂里。他的妻子也是牧师,一想到她,脑海里总是出现她在他们家的厨房里向我欢欣鼓舞地赞美洗碗机的场景,她说:「缺什么都缺不了它!」他们的厨房里有无数个柜子和抽屉,里面储存着数量惊人的食材、香料和酒。就此老师在邮件也说到,显然当下他们什么物资也不缺,只是「非常有兴致地想知道,这些存货究竟能支撑多久。」

晚上默克尔在电视讲话中说,「形势很严峻,请您也严肃对待。自两德统一以来,不,是自二战以来,我国再没有面临过如此依赖于我们共同的团结行动才能应对的挑战。」意大利报告在过去二十小时中的新冠肺炎死亡者达到了 475 人。

「植物园关了。」笑影发消息告诉我。与此同时新闻推送说,巴伐利亚州米特泰希宣布开始全面实施居民外出管制,一种温和版本的“封城”。

周四

中国没有新增病例报告了。

意大利报告的死亡人数超过中国了。

弗赖堡宣布实施居民外出管制,成为了德国第一个“封城”的重要城市。

我觉得我也要把「这一次」疫情经历两遍,哪怕在肉体上完全没有受到任何影响。我说不清楚我是什么样的感受,一切都特别真实,一切都特别不真实。

还有一件事。小雨的一位同事在昨天,苦于长年精神问题的困扰,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此前在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治疗后他回到了工作岗位,表现得「温和、友好,言谈正常,逻辑清晰」,小雨是这样说的。

周五

图书馆要彻底关闭了,自助借还的服务也要停止。

意大利单日报告死者 627 人。德国两个联邦州开始实施外出管制。

晚上看完了新一季的 Sex Education。看完主要只有两个感觉:第一,非常想住在像 Otis 家这样的房子里;第二,Rahim 到底做错了什么要被编剧欺负成这样?就因为人名字叫「仁慈」?除了他其他所有人谁不是王八蛋?

周六

意大利今天报告了 793 宗死亡。

晚上看新闻时发现还有一个「Tagesschau vor 20 Jahren」的板块,大概相当于「二十年前的新闻联播」。2000 年 3 月 20 日的新闻。主要的几个新闻是:默克尔获得 CDU 党主席候选人提名,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出访约旦和以色列,欧盟加强对南斯拉夫的经济制裁,波斯尼亚战争的战犯在海牙接受审判,陈水扁当选台湾总统导致两岸局势趋紧,乌干达邪教堂惨案被定性为大屠杀,以及性侵、谋杀多名儿童的马克·杜特鲁在比利时受审。每一条都能唤醒我的记忆深处的某块碎片。

2000 年 3 月 20 日,整整二十年前,我上五年级,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

对了,新闻的结尾说,德国打算在教育领域大规模普及计算机的应用,以及 1 欧元兑 0.9715 美元。

周日

在之前博客文章的存档里还发现了一篇奇怪的东西。大学毕业前夕我……感染了水痘,而初期的症状是突然而来的高烧。于是在这天夜里,2011 年 6 月 1 日,当时的女友 Luna「声称」她在我高烧到意识涣散开始胡言乱语的时候,记录下了我口中念念有词的内容。我并不记得这个夜晚的所有细节,对这里的很多字句也完全没有印象,不过刚刚和她提到这段文字时,她再一次表示她「只做了微小的字句修饰」,所以,算是我说的吧。

我紧紧追着你的马匹狂奔在蛮荒的旷野之上
你遥遥地指向天上
我便抬头张望
好多好多月亮啊
我看见好多好多月亮
全像是被咬了一口的烧饼
它们还在扑簌簌地往下掉着芝麻
我这就这样望了一会儿
它们便挤眉弄眼地好像开始变形
变成了驴肉火烧么
我一个一个地去咬
其中一个硬得像块石头
那一定是个在冰柜里面放了太久的隔夜火烧
我又继续跟着马儿奔跑
草地如同澄澈的镜子一样
倒映着我们的样子
不断地有萤火虫飞来
拍打在我的脸颊上
然后扑楞楞地跌落下去
就像月亮上的芝麻
然后
它们尸体便融化到了镜子一般的草地中去
我说,让我也上去吧
你就拽着我甩到了马背上
仿佛拎起一袋垃圾
我抬起头来你却不见了
你去哪里了?
马不搭理我
天上掉下来无数的鱼钩
大大小小地悬在面前
我说鱼钩扎进肉里会不会很疼啊
马不搭理我
我就把鱼钩挂在手臂上
顺着鱼线往上爬
在鱼线的另一头仿佛是一艘悬浮在空中的渔船
里面有个老爷爷
我问老爷爷,为什么要放鱼线啊
他说要开发一款新的火烧
叫鱼肉火烧
我说会不好吃吧
他说,不会的,已经有客人了
船舱里果然里坐了一个人诶
咦,那不是 Luna 么
我说,你也爱吃鱼肉火烧么
Luna 说,我只爱吃包子
我说,老爷爷不会做包子
Luna 说,没关系,我会自己做的
于是我像一袋面粉一般被端到桌子上
Luna 开始和面
Luna 开始在我肚子里填上陷料
Luna 包了九十个褶
蒸啊蒸啊
我变得热气腾腾
吃吧吃吧
可是褶子比包子还大怎么办
Luna 拿出刀子把我切开
然后吞下去
潮湿,温暖而光滑
我就伴着这样的感觉往低处坠落
睁开眼睛时,我看见身边有许多小包子
我问,你们是谁呀
——我们是小包子们呀
我又说,为什么你们跟我长得不一样
——因为我们是老爷爷包的,你是 Luna 包的呀
哦,原来是这样呀
过了一会儿,小包子们开始哭
我就问,你们为什么哭呀
——我们要到小肠里去了啊
我想,我不要去小肠
于是从我的舌头里长出一根长长的吊钩把自己挂在了胃壁上
我说,我不去小肠啦,我要永远在胃里
小包子们说,那好吧,各自保重
我说,再见,再见
小包子们说,再见,再见
于是,我就永远待在了 Luna 的胃里了
不要喝醋啊

说来也好笑,第一次大学毕业的重要回忆之一就是这次到来得太晚的水痘。更惨的是,Luna 随后被感染了,毫无疑问是因为和她住在一起的我。等我结束隔离、开始准备毕设答辩时,她却需要和老师商量安排一次视频答辩。

马上我也要和老师们商量视频授课的问题了。

以及刚收到推送,萨克森州从今夜零时开始实施外出管制,不过工作、就医和购买生活物资不受影响,不超过两人集结的运动、散步、遛狗乃至晒太阳也依然在许可范围内。

Na dann. 是为周记第二。

发布者:cosmodox

Assyriology student in Leipzig. God gesiehþ on dune, etiam lipsiæ fortasse.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