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W19:周记第九

无主题。

时间:2020 年 5 月 4 日至 5 月 10 日(第 19 周)
地点:莱比锡

周一

新买了本祈祷书,封面真好看。

.דע לפני מי אתה עומד

我把彩虹的照片发给了 Lukas,他告诉我他最近过得很不好,而且女友生病住院了,他却因为疫情无法去探视,只能在停车场向女友病房的窗户望一望。

周二

糟了,我已经不记得今天做了些什么了。

为什么我每天忙的一塌糊涂,却觉得什么也没有做?

以及为什么都这样了,我还要来写这种没有意义的周记?

周三

新闻里说德国各个州都陆续放松管制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对旁人真诚地说一句「灾难已经过去了」这种抓马台词啊。

说完之后还要回头看向世界消失的远方,在那里,那些提前结束了旅程的陌生人们也可以听到我的声音。

周四

一早起来头又开始疼了,虽然很饿,却一点也不想吃东西,只好从冰箱里拿出牛奶猛灌了几口,然后打开电脑准备开始上课。

「今天是二战欧战胜利日。」Arndt 先生在镜头里对我们说。这是对每节课例行的第一个问题的回答:今天是什么日子。他接着说:「但是对于德国来说,这不是胜利日,而是失败日。我认为,作为德国人,我们需要由衷地感激这次失败。」

苏美尔语的谚语太难读了。我们上课时,一个老师三个学生加两种参考文献让我们对一个句子得出了七种字面翻译和无穷种解读。所以比如说,「一头用自己的生殖器击打自己的腹部的驴」究竟想表达什么?

周五

「Je t’ai faite à la taille de ma solitude.」

头疼。

周六

今天照例又出了门,不过不光是去超市,还去喝了奶茶,或者说又去喝了奶茶。奶茶店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以至于第一次经过时我和笑影只好知难而退,扭头去买了冰淇淋。之前时不时会去的越南餐厅也开门了。我们想进去吃点东西,老板却告诉我们现在依然只能外卖不能堂食,可是正当我们准备离开时,老板又悄悄地拉住我们说来吧来吧,让我们坐到店铺的一个角落里,大概因为笑影是他们的老顾客,老板信得过吧。所以我们几个月以来第一次在餐厅里吃上了饭。

再次经过奶茶店的时候,队伍依然很长。太阳柔和地在街道上给行人拖出了长长的影子,而我们也本着「来都来了」的精神,加入到了队伍之中。

周日

我看着在视频通话里穿着我的旧 T 恤的小雨,感觉自己几乎能嗅到了他的气味。

是为周记第九。

(写于五月十二日深夜,能不能补全就随缘吧。)

发布者:cosmodox

Assyriology student in Leipzig. God gesiehþ on dune, etiam lipsiæ fortasse.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