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W23:周记第十三

无主题。

时间:2020 年 6 月 1 日至 6 月 7 日(第 23 周)
地点:莱比锡

周一

一月份回中国过春节的何妈今天终于回到了柏林,本来只是一个短暂的休假,冰箱都没有断电,结果因为疫情一下就过去了将近半年,以至于有些蔬菜都几乎化成了水。我俩在电话里东拉西扯地聊着,感慨今年以来发生的各种事情。

说了很久之后,何妈说马上就六点啦,得去吃点东西了,我说,明明是晚上七点呀,他这才发现墙上的钟走的依然是冬季时间。

Lukas 告诉我说他最近发现了一个华语歌手,非常喜欢,名叫 Joanna Wang。我看见这个名字一愣,谷歌了一下才知道原来是王若琳。我问他,最喜欢的是哪首歌,他给我发了个 YouTube 链接:I Only Care About You。

周二

今天开始为期一周的亚拉姆语 Seminar,读 Tell Fekheriye 石像的双语铭文。

周三

和笑影出来买点东西,因为天气预报说有雨还专门带了伞,结果出门的瞬间就电闪雷鸣暴雨如注。眼前所有的人都冲着公寓楼的方向狂奔,只有我和笑影挤在一把小伞下义无反顾地迈入雨中,顶着风朝着相反的方向前行,以至于有个和我们擦肩而过的路人大喊了一声「This is love, man!」。等我们躲到电车站的候车棚下时,雨水随着大风倾盆而下,愈发凶猛,已经像一道帘幕一样挂在我们面前,光是地上被激起的水雾就让我的裤子湿了大半。真的,好久没见过这么大的雨了。

买完东西后暴雨已经基本停了,我们就去吃了印度菜,然后说到了周日 Black Lives Matter 的游行。其实我还挺想去看看的,不过感觉现在这个时候走到聚集的人群中可不是个好主意。笑影说主办方有建议大家佩戴高防护级别的口罩和护目镜,并且注意保持距离,所以再看看情况吧,也不是不可以去。总之随机应变好了。

吃完饭后,笑影帮我拿了放在餐厅门口的伞,我们就一起往回走。等我回到家准备把雨伞晾一晾时,突然感觉手里的这把伞特别陌生。它不是我带出去的那一把。

周四

1989 年 6 月 4 日。

我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可以在故土上用母语自由地提起这个日子。

周五

买了一包阿迪达斯的口罩。我在成为俄罗斯小痞子的路上又迈进了一大步。

傍晚吃完饭在 Clara-Zetkin 公园走了一大圈。

本来我还在犹豫要不要去周日的游行,晚上的时候 Lina 问我明天有没有时间去她家吃午饭,这下我不用再犹豫了。

周六

快到中午的时候去邮局拿了个快递,顺便到隔壁的 Al-Nor 吃了午饭。这还是我疫情爆发以来一次再来这里,店里像平时一样在十二点之前都播放着古兰经的唱诵,我和老板大声地打了个招呼寒暄了几句,点了食物又要了一杯摩洛哥咖啡,就开始聊起这段艰难的日子。「我的家人朋友都安好。」我告诉他,他说,都好就好,Gott sei Dank!

Gott sei Dank,我也低声地重复了一遍,喝了一嘴的咖啡渣。

下午去图书馆扫描文献,路上就看到 Augustusplatz 上已经聚满了声援 BLM 运动的人群。看来明天的游行规模还真是挺大的。到傍晚时,楼下又传来音乐和叫喊声,我和 Marie 坐在窗台上看着楼下有两支争锋相对的示威队伍经过,一边是 Antifa,另一边,我看不出来,反正都和 BLM 没关系。Marie 也没搞明白,不过倒是详细地给我讲解了一下 Antifa 这个松散的政治群体。

我问笑影明天他还去不去,他问我今天的游行大家戴口罩了么,我想了想,基本没几个人戴了口罩。「不去了。」他说。

周日

Lina 又新买了一台(二手的)毛衣编织机。我和她一起把机器拆了,清理了一部分。

午饭时 Lina 妈妈做的天妇罗!开心。

是为周记第十三。(完成于 2020 年 6 月 14 日晨。)

发布者:cosmodox

Assyriology student in Leipzig. God gesiehþ on dune, etiam lipsiæ fortasse.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