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W25/26/27:周记第十五、十六、十七

无主题。

时间:2020 年 6 月 15 日至 7 月 5 日(第 25、26、27 周)
地点:莱比锡

周一(6 月 15 日)

希伯来语课上 Arndt 先生给我们放了 היהודים באים 这个系列短剧,看的我非常懵。许多地方听不懂就算了,笑点也非常诡异,反正课上所有人里只有老师自己一直在哈哈大笑。

周二(6 月 16 日)

无事。

周三(6 月 17 日)

无事。(其实是因为隔太久我已经忘了。)

周四(6 月 18 日)

最近在书桌和洗手间的地面上都能频繁地看见头发。显然是我的头发。我看着这些头发,它们虽然不多,我还是很懵——这真是我从前从未如此深刻地体验过的情景——

我对着镜子仔细地检查着自己的头发和发际线之后,倒是舒了口气:并没有丝毫发量衰退的迹象。我觉得距离我需要开始严肃对待或者坦然接受脱发这件事情,怎么说也还有个十年吧。希望我能比我的头发活得久。

周五(6 月 19 日)

早上的新闻推送:全球新冠病毒确诊人数单日再创新高。

老实说,现在这样的新闻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窗帘正努力地隔绝着明媚的晨光,我眯着眼睛努力地盯着手机,屏幕的亮度依然显得格外刺眼。在我读完了这条简短的新闻之后,我却想不出来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在我熟知的范围内一切似乎都在好转,但是世界还在继续变糟。That’s all. 和以往,以及以往的以往都没有什么差别。那些遥远或者并不遥远的陌生的地域此刻难以生出任何字面以外的意义。而且,我突然意识到,现在有一份更加具体而紧迫的痛苦需要我去体验:

背疼。

没有征兆,没有来由。我艰难地把自己支撑起来,找了个旅行头枕垫在腰下再次躺到,仔细地摸索着疼痛的来源。这种感觉倒是一点也不陌生,我突然想起来。几年前,我甚至因为一次同样毫无来由的剧烈背痛获得了一次救护车乘坐体验,而等我当时被朋友们护送到急诊室时,疼痛已经消退了许多,让我可以自主行动了。医生摊手表示眼下没有什么可以为我做的,于是我们只好略带尴尬地打车回去。这一次的疼痛显然没有剧烈到让我无法行动,似乎也不会迅速地消退,但是感受非常相似。某种强大的力量似乎正握住我的背脊,一会收紧,一会放松。我不停地调整姿势,但是没有一种姿势可以稍微长久一点地让我感到缓解。

周六(6 月 20 日)

背部的疼痛减轻到了可以有意忽略的程度。

Anna 过生日,我们一群人在公园里野餐。Anna 带了一个藤编的、我只在电影里见过的、超级 fancy 的野餐篮!我一万个没想到居然会在真实的生活中见到这种东西。

有个以色列的同学带我们做拉伸训练,其中一个动作是蹲着。真的就是蹲着,对我来说就是一个在休息时可能用到的极其寻常的姿势。我问他,这不是一种休息么?为什么算是训练?他说,休息?!能坚持十秒就很了不起了。我便意识到「亚洲蹲」这件事情。同学看着我毫不费力地保持着这个姿势,大呼不可能,然后 Anna 也跑来说她也可以,每一个斯拉夫人都可以!在波兰这叫做「斯拉夫蹲」!我笑得躺在草地上起不来,一方面那个以色列同学满脸狰狞努力试图保持蹲姿的表情太好笑了,另一方面是我觉得我在成为一个俄罗斯小痞子的道路上又迈进了一大步。

回家的电车上 Janet 跟我说起了她家乡南卡罗莱纳的疫情。「没有检测,没有隔离,没有社交限制,什么都没有。」她摊手。

周日(6 月 21 日)

和父母视频。

是为周记第十五。

周一(6 月 22 日)

小雨最近在看《请回答 1988》,并且热烈地推荐给我。很快这就要成我看过的第一部韩剧了。

周二(6 月 23 日)

Oshima 先生打算从下周起恢复在教室上课,问我们的意见。按照学校的规定,少于四人的教学活动都可以恢复往常的秩序了。我是举双手赞成,只是 Janet 似乎还有些担心,说她害怕自己影响到其他的风险群体。Oshima 先生做出一脸受伤的表情说,行,我知道了,你就是在说我老。

中午和 Lukas 吃午饭。「当小孩的时候真好啊。」他说。

周三(6 月 24 日)

看了《请回答 1988》的第一集——怎么说呢,我觉得我大概不会喜欢这部剧。

许许多多熟悉而令我难受的东西都被唤起了。我想这应该是说明它拍得很成功吧,但是这种「共鸣」对我自己而言并不美好。可能这些的确是东亚社会共同的文化记忆,比如父母和子女的相处方式,表达情感的方式,处理问题的方式,克制,隐忍,守序,妥协,等等,一切都太真实太具体了。这种熟悉并没有让我感到舒适或者安全,许多细节表现的恰恰是曾经或直至现在我都不喜欢的部分,而问题就在这里,因为我深知这些与此同时也毫无疑问是我自己的一部分。用一句矫情的话来说就是我没法和自己的过去和解。我也不是不想呀,只是我更想真正地解决问题,而不是各自退后一步,让依然留在那里的问题显得对双方的伤害都降低到了可以忍受的范围内。这也是我讨厌第一集结尾的原因,哪怕蛋糕和歉意似乎都被补上了,德善依然只能在其他家人的视线之外悄悄地庆祝她的生日,而且还要对这种「补偿」表示感激。

小雨说,不是所有的问题都可以解决的啊。我说,是啊,我也知道。但是我不想妥协啊。

周四(6 月 25 日)

端午节。赵同学给我拿了几个粽子。

看了第二集之后感觉好了一些。我其实特别能理解为什么小雨会喜欢这部剧,我现在也不讨厌这个故事,而且打算继续看下去。对我而言,或许在某一刻我也能够让生命中那些令人不快的既往不再会给自己带来伤害吧。

周五(6 月 26 日)

一早收到院长的邮件,今天的乌加里特语课取消了。躺在床上的我决定继续躺着,争取做一个给 Kirta 当新妇的梦吧。

周六(6 月 27 日)

来德国快两年了,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因为一罐朗姆可乐被超市收银员要求出示身份证了。我一直以为哪怕有所谓的 Asian Babyface 光环加持,这类事情对我而言也只能是都市传说,没想到还是发生了,感受很复杂。当我也可能想太多了,毕竟当我边拿证件边嘟囔说我都已经三十了的时候,收银员也就是例行公事地笑了笑。

不过这个酒好难喝——我非常后悔没有像往常一样买可乐。

周日(6 月 28 日)

演崔泽的演员好可爱!不过看「朴宝剑」这个名字还是好想笑场。

是为周记第十六。

周一(6 月 29 日)

看完了《请回答 1988》的最后一集。哭戏太多了!而且每个哭泣的特写都给得太久。我觉得我来剪辑的话全剧能缩短一半。

以及最终我觉得这个剧算是正常水准,不好不坏吧。而且我又仔细想了想关于「和解」这件事。我觉得我可以不用去寻求它了。如果我不喜欢,那么我就不喜欢,不论它是不是我的一部分。我为什么一定要把忍受无意义的痛苦这件事情变得有意义呢?

不过有几首插曲还挺好听的。这几天洗澡的时候哼得最多的就是「달밝은 밤이면 창가에 흐르는 내 젊은 연가가 구슬퍼」了。

周二(6 月 30 日)

本学期第一次在教室里上课,虽然我觉得我们讲笑话的时间比讨论正经事还要多。

我脖子上戴了个马耳他十字的吊坠。Oshima 先生说我需要小心,因为有些新纳粹也配来类似的十字,因为铁十字的意味过于显著,所有他们常会选择形状类似的马耳他十字。不过 Janet 说,我这样没事,一方面是外国人,一方面还戴着彩虹的表带。我说,我可真是占了作同性恋的的便宜了。

不过真的有同性恋新纳粹哦。

下课后本想去重新开放了的食堂吃饭,结果队都排到了食堂前的广场上,于是我转头去了常去的那家越南店。

「你的家乡还好么?」付钱的时候老板娘问我。我觉得我第一次听到这样一个问题。「病毒已经过去了吧」她接着说。

「我的家乡。」回去的路上我就在念叨这句话。我觉得我只能用外语毫不尴尬地这样说出口,我没有母语上的家乡。

周三(7 月 1 日)

从今天起我的中国驾照就过期了。本来想着寒假时回去换证的,这下暑假也回不去了。

周四(7 月 2 日)

晚上找了一家韩国餐厅吃饭,门上还贴着「독도는 우리땅」。点完餐后我问老板有没有冷面,老板摇摇头,并且告诉我说,全德国的餐厅里买的冷面都很难吃,让我不如去韩国超市里买。

吃完饭本来还想绕着老城走一圈,结果开始下起了雨,等我从电车上下来往住处走的时候,已经是倾盆暴雨了。我就在雨中慢慢地走着,两侧不是有人飞奔着擦身而过。

「好冷。」

周五(7 月 3 日)

最近反复梦到过好几次自己被性侵的场景。好几次。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因为我总觉得我早就已经不在乎那些事了。

周六(7 月 4 日)

昨天半夜一点半火警突然响了,大家也都跑到了楼外的大街上。我还正准备去洗澡呢,这个时间掐得太好了,我心想。然后感觉就不到一分钟时间,消防车、警车、救护车就都来了,各种警灯在我眼前旋转跳跃着。

站在楼外的人们兴高采烈地聚在一起聊着天。不出意外,又是一次虚警,不知道也许是谁半夜饿了烤面包却烤糊了触发了烟雾报警器吧,我是第一听到楼里的警报响起来,隔壁单元已经发生过许多次了。

特别好笑的是,几个消防员和警察在我面前经过时相互打招呼说的是「Mahlzeit!」以前我只听到过人们在饭点儿时会这么打招呼(以及略带戏谑地在有打嗝儿时)。我觉得我的「半夜烤面包失手触发报警」的理论更加有道理了。

周日(7 月 5 日)

又梦到了。好烦。

不过这个学期很快就要结束啦,感觉什么都还没做一样。

是为周记第十七。感觉以后周记要变成月记了。

发布者:cosmodox

Assyriology student in Leipzig. God gesiehþ on dune, etiam lipsiæ fortasse.

2020W25/26/27:周记第十五、十六、十七》有2个想法

  1. 你的背痛,有看过理疗师(physiotherapist)吗?我所认识的一个朋友曾因为某一节脊椎突出错位,而时常遭受突发并剧烈的疼痛。她在做过几次理疗后,就没有疼过。

    Get Outlook for Androi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