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W1–5:周记第四十四至四十八

四十四:无主题
时间:2021 年 1 月 4 日至 1 月 10 日(第 1 周)
地点:莱比锡

周一(1 月 4 日)

昨晚做了一个鸿篇巨帙的三部曲大梦,可惜醒来后便只剩下一些破碎的模糊画面,等我坐在电脑前准备把梦境记录下来时,这些片段都已经灰飞烟灭了,以至于我瞪着屏幕半天没打出一个字来,感觉自己辜负了那个平行世界中的我,那个历经磨难奋不顾身试图将彼岸某段波澜壮阔的历史分享给我的我。

周二(1 月 5 日)

Juliana 告诉我有个之前经常来学院图书馆的同学感染了新冠病毒。

周三(1 月 6 日)

在学院里碰到 Juliane,学习了十分钟,八卦了两个小时。

晚上给自己炖了腐竹咖喱牛腩。

以前在广院的时候,腐竹牛腩大概是我在食堂里吃得最多的饭菜。南院食堂二楼南方风味餐厅的腐竹牛腩。梆子井食堂档口三和男孩餐厅的腐竹牛腩。或许还有北院食堂的?我想不起来了,在现在的记忆里这些食物的味道也都变得非常模糊,不过有个片段倒是突然跳了出来:有次在男孩餐厅点了腐竹牛腩,吃到一半时发现了一只死苍蝇,于是老板给换了一份新的,而且还没收钱。我当心想里的是,要是等我快吃完时再发现苍蝇就好了,这样我就能吃到更多的腐竹牛腩。

我今天炖的腐竹咖喱牛腩真的挺好吃的,我也不知道它为什么会激活这段关于死苍蝇的记忆,而且我也不知道在吃饭时回味这样的一段记忆竟然让我觉得我今天炖的腐竹咖喱牛腩更好吃了。

周四(1 月 7 日)

明天准备再去一趟图书馆。光学习不八卦那种。

周五(1 月 8 日)

头疼,没去图书馆。

周六(1 月 9 日)

左:2020 年 1 月 22 日的雪。右:2021 年 1 月 9 日的雪。

一早起来,窗外已经是一片雪景。相比去年,今年的这第一场雪的规模已经很可观了。可是我并不满意,我想要一场大大大大大大雪,能把整个世界都盖住的大雪,能让我旋转跳跃唱着 Let it go 的大雪。

下午去 Arndt 先生家把之前借的书还给他,顺便跟着他在莱比锡的近郊散了一个长长的步。我俩走在一片开阔平坦的土地上,大雪抹去了视野范围内的一切细节,整个世界都显得单纯而简单。「让人更加专注。」Arndt 先生说。他带我去看了一座不甚显眼的纪念碑,孤零零地立于旷野之中,只有几棵大树环抱在周围。

Glaubensfreiheit für die Welt, rettete bei Breitenfeld, Gustav Adolf, Christ und Held.

「古斯塔夫·阿道夫,基督徒与英雄,在布莱滕菲尔德为世界拯救了信仰自由。」

所以也就是在这里,以十天内超过一万二千人阵亡的代价,新教势力一举扭转了此前在三十年战争中的颓势,欧洲的信仰自由自此奠定了基础。当然,只是新教徒的「信仰自由」,对这个词的理解在天主教势力的叙事中想必会有很大不同。

周日(1 月 10 日)

身处于有暖气的房间时,窗外明媚的阳光总给人带来一种温暖的假象。

是为周记第四十四。


四十五:无主题
时间:2021 年 1 月 11 日至 1 月 17 日(第 2 周)
地点:莱比锡

周一(1 月 11 日)

今天,在线教学令人困倦。

周二(1 月 12 日)

今天,在线教学依然令人困倦。

周三(1 月 13 日)

小雨生日。

巴斯克语老师 Unai 今天身体不太舒服,一边上课一边咳嗽。「不过别担心,已经检测过啦,」他说,「不是 Corona!明天我就好啦。」与此同时屋外暴风雪正在呼啸。也许真的可以跑出去唱 Let it go 了。

周四(1 月 14 日)

因为生病 Unai 把今天的课取消了。

周五(1 月 15 日)

我最后还是想方设法在报告的幻灯片里用上了 Stat roma pristina nomine nomina nuda tenemus 这句话。

周六(1 月 16 日)

昨晚的梦真的非常……难以言表。梦中的场景似乎设定在我的高中,除我之外另一个主角是易洋千玺,而他是我的 bully,而且是那种总是欺负我,但是却不允许其他人欺负我的 bully.梦中的我似乎沉浸在苦楚与快意、愤恨与迷恋交织的情绪中,真的就像在高中一样。

今天下午和 Marie 一起出门去莱比锡会战纪念碑旁的巨大墓园散步。室外的积雪基本都已经消融了,不过在这个墓园里,四处依然有非常厚的积雪。

周日(1 月 17 日)

接受了笑影的建议,我准备在一个讨论《吉尔伽美什》史诗在大众媒体中的传播的报告中提一下《爵迹》。为严肃起见我仔细地了解了一下这个故事的内容并阅读了部分章节。

然后:我好后悔,我好难受。

顺便也发现这幅由 Willi Baumeister 创作于 1947 年的油画,题目叫做《吉尔伽美什与恩启都》。

Gilgamesch und Enkidu. Willi Baumeister, 1947.

是为周记第四十五。


四十六:无主题
时间:2021 年 1 月 18 日至 1 月 24 日(第 3 周)
地点:莱比锡

周一(1 月 18 日)

我梦到自己躺在床上睡不着,只好整夜瞪着天花板,甚至等我醒来时还清晰地感受着失眠带来的疲倦和焦躁。我不知道在这个情况下,我到底是不是真的失眠。

周二(1 月 19 日)

今天读的乌加里特语文献内容是一匹马向它的太阳妈妈祈求不要被蛇咬。我全程满脸问号,哪怕认出了每一个词还是不知道全文在说什么。

晚上去常去的越南店买饭,老板娘正坐在一旁唱卡拉 OK.

周三(1 月 20 日)

笑影说今天关于中国民间宗教的课上讨论的是同性恋者的保护神。好可惜我正好今天没去。

周四(1 月 21 日)

理论上因为 Lockdown 学院的图书馆一直都对外关闭,不过因为有好几个其他学院的学生表示迫切地需要一些文献,我们便决定提供预约限时开放的服务。有个同学格外着急,表示明天就需要来图书馆。我来负责给他开门。

今天打了麻疹疫苗。

周五(1 月 22 日)

昨天预约了要来图书馆的那个学生并没有来。

不过我待在图书馆里也没闲着,今天一口气新到了二十七本书!

通过朋友发来的照片读到了新出的《吉尔伽美什史诗》汉译本的一些章节,感觉有些失望。很多地方译文过于自由,毫无必要的韵脚以及整体的语言风格也恰好不对我的胃口。

周六(1 月 23 日)

昨晚做了个非常令人困扰的梦。正常情况我其实总是记不住自己的梦。这大概是个好事,因为哪怕有时明明白白地知道自己做了噩梦,但是反正没有任何具体情节的残迹,我也不会觉自己会受到影响。这次不一样,我不仅记得清清楚楚,而且一整天都无法停止地想到它。

一个看不到具体边界的昏暗的空间中,有一个人被绳索束缚在一个平台中央的木柱上,低垂着头。然后有个我也不知道具体是谁的人走过来告诉我被捆着的那个人马上要被处死,然后问我可不可以在行刑过程中帮忙搭把手。我也不知道具体要做什么,反正一口答应了,和他一起走到了平台上。我走近那个死囚,问他说也许我可以做点什么来帮他减轻一些死刑过程中的痛苦,而他还是埋着头,只是说他其实可以不用死,我可以救他。我立马说好,问他我该怎么做。他说,我只要紧紧地抱住他就可以了,我便照做了,把他搂在怀里。时间似乎过去了好一阵子,而什么也没有发生,我开始有些疑惑,便问他说:「真的这样就可以了么?你已经得救了么?」他就突然抬起头来对我笑,并不说话,而我终于看到了他的脸,似曾相识却怎么想不起来是谁的一张脸。我还在困惑之中,然后突然感到之前那个让我给他帮忙的人正朝我走过来,我回头想要对他说话,而他飞速地拿出一把螺丝刀狠狠地捅在我的脖子上,又拔出来,又捅了第二次,又拔出来,然后笑着说,那个人已经不用去死了,因为我替代了他,我救了他。我整个人处在巨大的惊愕之中,似乎没有感到疼痛,只是死死地瞪着那个人,清楚地知道鲜血正从我的颈部喷涌而出,而我的全身都浸润在这温暖的血泊之中……然后我便醒了。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一个噩梦,因为这个梦中我似乎完全没有体验到任何恐惧,唯一强烈的感受只有略带委屈和背叛感的震惊,那种「为什么要杀我」,「怎么可能要杀我」的震惊,让我感到非常困扰。与此同时我觉得有一点非常了不起,那就是我竟然没有在螺丝刀捅进喉咙的那一刻惊醒,而是直面了凶手,并见证自己生命走向终点的过程。当我醒来是,我的一反应甚至就是摸摸自己的脖子,因为梦中鲜血的颜色、气息和温度都实在是太真实了。

另外今天收到邮件通知,博客的域名和托管已经自动续费了,我这才意识到启用博客已经过了一年了。之前有想过增加一个「捐赠」之类的板块来在线乞讨,兴许能把这笔费用覆盖掉,结果发现想要在 WordPress 里使用与支付有关的功能就得多花一倍的钱来升级目前的付费级别。摊手。

周日(1 月 24 日)

今天又下了大雪。不过还是不够大。

晚上和 Simon 聚了一会儿,又接了 Kono 的一个长长的电话。

是为周记第四十六。


四十七:无主题
时间:2021 年 1 月 25 日至 1 月 31 日(第 4 周)
地点:莱比锡

周一(1 月 25 日)

今天学到的阿卡德骂人用语之一:祝街上的小伙子们全进到你卧室里操你老婆。

想当那人的老婆。

周二(1 月 26 日)

上午听了一场博士学位答辩,我的感受就是「呜呜呜我什么时候才能成角儿啊啊啊」这样。

Star Trek: Deep Space Nine, S1E5.

如图。我真是不敢相信,作为一个骄傲的 Hu-man 此刻却我和一个 Ferengi 持同一立场。

不过 on edge 的话……

周三(1 月 27 日)

Hackl 先生的课又取消了。

对了我今天翻了下 Stephan Maul 的德文译本。我觉得我可以(非常不负责任地)说,前面提到的那个新汉译本很大程度上是以这个德文译本做底本译的。

周四(1 月 28 日)

拉布都打了疫苗啦。我在德国可能要等到明年去吧。

巴斯克语课网络好差。

一位学者的工作成果因为懈怠和傲慢而没能达到应有的水准,这真是非常让人生气。

周五(1 月 29 日)

心心念念要回汉堡的 Han 前阵子离职未遂,看样子还得在柏林继续呆着。

Unai 的课今天又被取消了……下周就要考试了而我觉得我还是啥都不会。

周六(1 月 30 日)

小雨也打过疫苗了。

今天读文献时才注意到大名鼎鼎的 Saqqara 石碑居然早已在二战中被毁了。唉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看到那批同样在二战中被严重损毁的哈拉夫丘文物修好重新展出来。

周日(1 月 31 日)

大概是凑巧,最近几件在翻译或者想翻译的泥板都有一个共同点:都消失了。那么是在二战中毁于战火,要么是登记入库后再也无人得见,要么是流入私人藏家手中后不知所踪。

Hmmm.

是为周记第四十七。


四十八:无主题
时间:2021 年 2 月 1 日至 2 月 7 日(第 5 周)
地点:莱比锡

周一(2 月 1 日)

今天读的泥板好难啊。我整句整句看不懂。我查完字典还是看不懂。我对着教授做好的编译都还是看不懂。

周二(2 月 2 日)

今天是巴斯克语考试。口试时我的角色是一只自幼在马戏团演出但一心想成为厨师却无奈天资欠奉所做菜品始终无法使马戏团老板满意因而无法获得其支持投身烹饪行业心中愤懑但依然绝不轻言放弃继续坚定追逐梦想的熊。我觉得我故事讲得挺好的。

周三(2 月 3 日)

切面包时被面包刀在手指上拉了一道非常深的口子,用了一大堆纸巾才止住血。好疼。

消了毒又包扎好了之后,一拍大腿,忘了拍照了。简直白挨这一刀,我怎么能错过满手是血这种抓马场面!

周四(2 月 4 日)

无事。

周五(2 月 5 日)

在图书馆待了一天,晚上回来煎了一大包韩国饺子。

周六(2 月 6 日)

午后开始有一阵儿没一阵儿地下起了小雪。

周日(2 月 7 日)

早上七点多时突然醒了,只觉房间里有种说不出来的异样。我毫无睡意,瞪着眼又躺了一会,突然意识到窗外不似寻常此刻那般昏暗,微弱的光正隔着窗帘透了过来。我连忙起身揭开窗帘,整个视野已经被厚厚的大雪覆盖了,在路灯柔暖光之下白得发亮。我觉得可能真的要下一场大大大大大大大大雪了。

读文献时卡在一个苏美尔语句子上,然后在一篇论文里读到了对这篇苏美尔语文献的详细讨论,而作者却偏偏没有翻译这一句,只是说这句太难了,然后给了五种不同的前人理解。算上我自己的,这句话现在世界上至少有六个译本了,而且相互之间甚至都看不大出了大家翻译的是同一句话。

是为周记第四十八。

发布者:cosmodox

Assyriology student in Leipzig. God gesiehþ on dune, etiam lipsiæ fortasse.

One thought on “2021W1–5:周记第四十四至四十八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