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W6–13:周记第四十九至第五十六

四十九:大雪
时间:2021 年 2 月 8 日至 2 月 14 日(第 6 周)
地点:莱比锡

周一(2 月 8 日)

从前天晚上开始到今天一直都在下大雪。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雪!我亲眼看着窗外的小树苗被完全埋进雪里。

下午出门玩雪,开心。路上看到好几个踩着滑雪板的行人。而且雪地里打滚太好玩了!就是比较容易丢手机。(找回来了。)

站在高处看着眼前的一切覆盖在厚厚的积雪之下,顿时明白了啥叫白茫茫一片真干净。

周二(2 月 9 日)

雪停了!

周三(2 月 10 日)

今天在线上的 Referat 我讲了 40 分钟。

去了图书馆。

按照西亚的习惯,提到一个人的名字时会同时提及其父亲的名字,即「某某,某某男之子」。今天读的曼代文献里用的是其母亲的名字,即「某某,某某女之子」。某个学者的看法是,一个人父亲是谁往往不难么容易判定,而其母亲是谁一般没有疑义。所以用母亲的名字「更安全」。

路上的积雪变得好脏。以及积雪道路好难走,每一步都要用尽全力。我现在希望所有的雪立刻马上统统化掉。

周四(2 月 11 日)

天放晴了,太阳明媚地照耀在雪地上。

今天读文献读得我满脑子疑问。在一个(不一定有关的)阿拉伯语词源基础上通过假设一个(不一定存在的)方言变体和一个(不一定存在得)broken 复数形式来解读对一个亚拉姆语词形,怎么也算不上「no doubt」吧……

以及今天是除夕。

以及从今天起拥有了 Enterprise (NCC-1707-D) (的模型)。(还没到手。)

周五(2 月 12 日)

新年好。

Lukas 给我看他在家自己做的비빔밥,看起来真的超级专业。

周六(2 月 13 日)

在中国超市发现了一种粉红色的饮料,巨峰葡萄味儿的カルピス,真的超级好看!喝起来……还行吧,但是真的超级好看!

巨峰葡萄カルピス。

周日(2 月 14 日)

在超市买了超级大的蘑菇,又用来炖了咖喱。

是为周记第四十九。


五十:无主题
时间:2021 年 2 月 15 日至 2 月 21 日(第 7 周)
地点:莱比锡

周一(2 月 15 日)

今天读到了《吉尔伽美什》的克林贡语译本。受到克林贡语本身的一些限制,内容有些小小的改动,不过我觉得翻译得还挺好的。

周二(2 月 16 日)

院长要我帮忙给他的新书做校对。我:「我???」

周三(2 月 17 日)

无事。

周四(2 月 18 日)

今天打了肝炎疫苗。天呐我的家庭医生大概是准备让我把所有保险公司会掏钱的疫苗全上一遍吧。

越南店老板娘又在店里唱卡拉 OK.

周五(2 月 19 日)

在图书馆呆着。

周六(2 月 20 日)

晓雨说今年收入受影响很大。

试问谁不想坐进那艘 Bajor 古代的光压帆船中呢!

周日(2 月 21 日)

无事。

是为周记第五十。


五十一:Hegh
时间:2021 年 2 月 22 日至 2 月 28 日(第 8 周)
地点:莱比锡

周一(2 月 22 日)

最近时常有种想要改变一下自己着装风格的念头,又不知道从哪里开始。我现在其实也没啥风格,永远都是套头帽衫。然后我随便在几个男装网店里逛了逛就放弃了:还是帽衫好。

周二(2 月 23 日)

我意识到我用克林贡语读过的《哈姆雷特》的篇幅比用英语读过的还要多。

「真理站在世界的大门前问这个世界:……」曼代教《约翰书》第一句话好酷哦。

周三(2 月 24 日)

无事。

周四(2 月 25 日)

要死。

yInwIj QaQ puS yIn vIneHbogh QaQ law’ ’e’ vIjatlhvIptaH. ’ach ’Iv’e’vaD vIja’laH? chaq naDev wa’ ’eb tu’lu’. jIjatlhmeH ’ebvam vIneH ’e’ vItlhojpu’ ’e’ poH nI’ ret qaSpu’, ’ej Doch vIjatlhqangbogh QoynISbe’lu’. qatlh mu’mey luQoylu’be’bogh vIja’nIS ’e’ vIyajbe’, ’ach bIH vIneH ’e’ vIyajchu’. chaq reH pa’ SoQqu’Daq jIyIntaH ’ej Hoch jajDaq jIrarchuqlaw’taHvIS jIH retlhwIj je, teHHa’bogh QIbvaD ruSvam vIchenmoHpu’. pa’vamvaD So’wI’ rurchu’ ’oH, ’ej jIHvaD DormeH poH chIm ’ej jInarghlaHmeH logh chImDaq meQtaHbogh veHDaj molta’ ’oH. ghIq Holvam vIqawpu’. tlhaQqu’. tlhInganpu’ lumawqu’lu’bej, quvbe’bogh mu’meyvam vIja’meH tlhIngan Hol vIjatlh ’e’ luQoychugh. ghuy’. DaH QanwI’wIj ’oHlaw’ gheghbogh Holvam’e’.

nuqvo’ jInargh vIneH? vIyaj qoj vIyajbe’. law’qu’ Doch vIraQlaHchu’be’bogh. choH tIn. jup. parmaqqay. bong. reH Hoch vIchavHa’vIpmo’ ’ej QaH vIHutlhlaw’mo’ jItaH ’e’ vIjemHa’choH. toH. DaH chImghach vIqaDlaHmeH chImghach chu’ vIchenmoH ’e’ vInID. ’ach vIqaD ’e’ vInIDnIS’a’? ’ej jInarghchugh neH yapbe’bej. Qapchu’taHvIS So’wI’ Seng oH’e’: pa’wIj machmoHlu’ba’. rut Hurvo’ qoDDaq yot chImghach rap, choH bang joq rurmeH jech’eghtaHvIS ’oH.

batlh Heghmo’ Suto’vo’qorDaq paw’eghmoHlaH ’e’ Harchu’bogh tlhIngan jIHchugh, batlh Heghmo’ Suto’vo’qorDaq paw’eghmoHlaH ’e’ Harchu’bogh tlhIngan ’e’ jIHchugh, ngeDqu’choHbej Hoch. wo’rIv vIrurlaH ’ej jIHvaD Heghba’ lopmeH jup vItlhoblaH. jIHbe’. jIHeghmeH jIruchvIp, wot ’em “-vIp” — mawqu’bogh moHaqvam’e’ — vIlo’vIpbe’taHvIS. loDHom jIHDI’ jIHvaD Doch vIjemlaHbogh ’oH Hegh’e’. Doch vIyajqu’ba’bogh. mujotmoHbogh Doch. vabDot Doch vIneHbogh, ’ej jIyIntaHvIS jIve’taH ’e’ vIjem. ’ach DaH chImghach mojpu’ Hegh. pagh jatlhbogh wa’ pong’e’ rur ’ej ngoQ Hutlh. ghIq yInwIjDaq tIq tammoHwI’ Hoch chenHa’moH’lu’pu’. tlhaQqu’. jIHeghpu’DI’ mojchuqchoHchugh chImghach rap neH, chay’ chen mughIjbogh Dochvetlh? chaq muSIghtaH wov’onwIj, vaj tIq tammoHwI’ vISuqqa’laHmeH reH Doch vIHarlaw’bogh vIHarlaHbe’. QaQ ’oHpu’ tIq tammoHwI’’e’, ’ej muQuchmoHlaHpu’mo’, DuHvam vIweSqangbe’. ’ach tojwI’ ’oH ’e’ vISov, ’ej DaH tojwI’ vIneHbe’. jIlonchuqpu’ jIH tIq tammoHwI’ je, vaj narghHa’pu’ neHghachvetlh.

pa’loghDaq choHmo’ bangmo’ je ngoQ vIghajpu’ ’ej SaHbogh yInwIj woqlu’pu’ ’ej chIch DuvtaH ’oH. DaH tlhoS chenHa’ba’pu’ Subbogh Hoch ’ach rangnISbe’lu’law’. QapmeH He’e’ ngoSnISbogh ’u’ qolqoS ’oHchugh jIqaD ’e’ vIHechbe’. ’ach jIjatlhmeH vIvanglaH ’ej Doch vIjatlhqangbogh Qoyla’be’ ’e’ vI’ol. jIHvaD Heghba’ vIloprupbogh ’oH.

Heghlu’meH QaQ jajvam. jIHeghmeH. chong.

周五(2 月 26 日)

「撒胡椒面」这个快笑死我了。

今天学校图书馆的网络好烂。

周六(2 月 27 日)

无事。

周日(2 月 28 日)

无事。

是为周记第五十一。


五十二:无主题
时间:2021 年 3 月 1 日至 3 月 7 日(第 9 周)
地点:莱比锡

周一(3 月 1 日)

待在图书馆里。

周二(3 月 2 日)

待在图书馆里。

周三(3 月 3 日)

院长夸我的校对做得好,然后扭头给了我新的两百页。

给图书馆预定了新书。

周四(3 月 4 日)

每天都觉得需要学 Python.

晚上头疼。

周五(3 月 5 日)

待在图书馆里。

周六(3 月 6 日)

无事。

周日(3 月 7 日)

对了前阵子还做了一个特别诡异的梦,之前犹犹豫豫不知道是否应该写下来,现在觉得还是下来吧,不然就忘了。

「我在一个巨大的方舱医院一样的地方里,眼前的整个空间中一侧全是重症监护病床,上面躺着的都是新冠病人,而另一侧则全是坐在折叠椅上的解放军战士,一眼望不到头,它们面对着病床,集体整齐地打着飞机。」

是为周记第五十二。


五十三:无主题
时间:2021 年 3 月 8 日至 3 月 14 日(第 10 周)
地点:莱比锡

周一(3 月 8 日)

许多商店开门了!和 Juliane 一起出去逛了一大圈。

周二(3 月 9 日)

十七问我可不可以做他的意定监护人。

收到了移民委员会选举的广告。

周三(3 月 10 日)

图书馆定的《曼代书》新译本到啦。

从学院的地下室捡了些旧书。

和 Juliane 一起买了粉色的口罩。

以及晚上又头疼了。

周四(3 月 11 日)

今天我的家庭医生跟我说最近几次测我的血压都微微偏高,我说我大概是每次测血压时都会紧张吧。她说哈哈哈可以想象,不过还是建议过阵子做一个全天的血压监测。

德国的新增感染人数、死亡人数、平均感染因子全部都还在继续大幅增加。但是商店又都可以开门营业了。我觉得我只能把自己交托在主的恩手之中。

周五(3 月 12 日)

葡萄酒是子宫的奥义。曼代人说的。

吃了螃蟹。

周六(3 月 13 日)

喝了奶茶。

周日(3 月 14 日)

无事。

是为周记第五十三。


五十四:无主题
时间:2021 年 3 月 15 日至 3 月 21 日(第 11 周)
地点:莱比锡

周一(3 月 15 日)

今天的云特别好看,还有日华。

拿到了一堆各种 Therapien 的转诊单。我这两年是要把德国医疗系统遍历一遍了。

周二(3 月 16 日)

Lukas 发来照片给我看他桌上摞起来的厚厚一堆案件卷宗,我则给他看我的桌上摞起来的厚厚一堆图书馆刚收到还没做目录的新书。

下午和 Lukas 出门散步,决定在学校旁边一家我路过过无数次的咖啡店喝点啥(主要鉴于 Lukas 说这是个 Hipster 店)。我一眼看到菜单上的 Pink Latte,就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它。结果果然是粉粉的,真好看,但是好难喝啊……我本以为会是草莓或者葡萄之类的味道,结果没想到是用甜菜根做的。

周三(3 月 17 日)

无事。

周四(3 月 18 日)

给 Marie 画了个图哈哈。

周五(3 月 19 日)

从另一个图书馆里借到了好几种曼代教文献的手稿,开心。

回来的路上下好大的冰雹啊。

周六(3 月 20 日)

我觉得我会把 Diwān Abātor 的中文名拟成《说一切幽系亡魂蒙度历劫涤罪复归无量慧性光明正法净土经变》。太好笑了。

周日(3 月 21 日)

无事。

是为周记第五十四。


五十五:无主题
时间:2021 年 3 月 22 日至 3 月 28 日(第 12 周)
地点:莱比锡

周一(3 月 22 日)

去诊所做了听力测试。我的听力完美。

晚上去 Lukas 家吃饭。

周二(3 月 23 日)

今天本要去做第一次理疗,结果去错了诊所。

周三(3 月 24 日)

Lina 来访。

周四(3 月 25 日)

同学说我的德语文章太 blumig,我:歌德学院的错!

十七。

周五(3 月 26 日)

把礼物给了 Marie.

周六(3 月 27 日)

看了下如果寒假要回国的话,落地集中十四天,返回居住地后集中隔离七天,然后居家隔离七天。往返机票大约一万五。

我:🙄️。

周日(3 月 28 日)

进入夏令时。生命又损失了一个小时!

是为周记第五十五。


五十六:无事
时间:2021 年 3 月 29 日至 4 月 4 日(第 13 周)
地点:莱比锡

周一(3 月 29 日)

无事。

周二(3 月 30 日)

这回来对了诊所,终于做了第一次理疗。做完之后我心想:「就这?这能有用?」

回来时顺便去看了看诊所附近的一个小城堡。院子的大门锁着,门口坐着一个老太太在那晒太阳。看到我后她指着旁边的一个草地跟我说:「站那,对,那里,在那里拍照好看。」

天气好好。在市中心的集市上买了波兰饺子。

周三(3 月 31 日)

抽空把《凯兰崔尔挽歌》从昆雅语翻成了汉语,用词尽可能地接近原文,不过语序上不得不做了一些调整。在我能找到的所有汉译本中,这段词都是从英语翻译成汉语的。当然英语版本的内容和昆雅语原文没啥太大区别,但是结构上还是有不少区别。

Ai! laurië lantar lassi súrinen,
yéni únótimë ve rámar aldaron!
Yéni ve lintë yuldar avánier
mi oromardi lissë-miruvóreva
Andúnë pella, Vardo tellumar
nu luini yassen tintilar i eleni
ómaryo airetári-lírinen.

Sí man i yulma nin enquantuva?

An sí Tintallë Varda Oiolossëo
ve fanyar máryat Elentári ortanë
ar ilyë tier undulávë lumbulë
ar sindanóriello caita mornië
i falmalinnar imbë met,
ar hísië untúpa Calaciryo míri oialë.
Sí vanwa ná, Rómello vanwa, Valimar!
Namárië! Nai hiruvalyë Valimar!
Nai elyë hiruva! Namárië!

噫!金色的树叶凋落于风中,
长年无尽如林木的枝翼!
长年逝去好似甘甜蜜饮般的
穿堂轻风之于西方彼岸的
高厅中、瓦尔妲的碧穹
之下,在那里星辰得以闪耀
于圣洁女王之声的歌中。

此刻何人会再为我斟满此杯?

而今点亮群星的瓦尔妲,星辰之后,
从常年白雪之地将双手高举如云朵,
阴霾向下舔掠着所有道路,
黑暗自灰色国度而来,覆于
你我之间的海沫之上,
迷雾掩蔽卡拉克雅的珍宝至恒久。
如今乃是失落了,瓦利马自东方失落了!
一路平安!愿你们寻见瓦利马!
但愿你们终将寻见瓦利马!一路平安!

周四(4 月 1 日)

然后又把它抄了一遍。

《凯兰崔尔挽歌》。

周五(4 月 2 日)

无事。

周六(4 月 3 日)

和笑影一起去 Darkhan 家吃饭。

周日(4 月 4 日)

无事。

是为周记第五十六。

(2021 年 8 月 11 日补发。妈的还欠着好几个月……)

发布者:cosmodox

Assyriology student in Leipzig. God gesiehþ on dune, etiam lipsiæ fortasse.

一个有关“2021W6–13:周记第四十九至第五十六”的想法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