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达德纳拉利一世的青铜弯刀铭文

本文编译的铭文来自于一件中亚述时期的青铜弯刀,其刀身弯曲部分的外侧为刀刃,内侧为刀脊。这种形制的弯刀在古代近东地区有着悠久的历史:在雕刻于公元前三千纪中期的“兀鹫石碑”的浮雕中,拉加什城主埃阿那吞手中就握着类似的弯刀;相应的实物亦被发现于叙利亚、安纳托利亚和埃及。早期这种弯刀刀身弯曲的部分较短,弯曲程度更大,因此在使用上更接近斧钺一类的兵器。本文介绍的这件弯刀铸工优良,装饰精美,并刻有国王的名号,因此人们相信,这并非实战兵器,而是一种象征统治权柄和君主威严的仪仗兵器。刀身上的铭文也出现在数件出土于亚述城王宫遗址的石板和烧制泥砖上。

  • 索引:RIMA 1.0.76.41, ex. 7
  • 出土地不明;1874 年购买于今土耳其东南部马尔丁市(Mardin)
  • 现藏于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编号 MMA 86.11.166.1
  • 所属历史时期为中亚述时期(约公元前 1400 至前 1000 年)
  • 具体年代为亚述王阿达德纳拉利一世在位期间(约公元前 1305 年至前 1274 年)
  • 铭文语言为阿卡德语(中亚述语)
  • 青铜弯刀,刀身两侧錾刻有图案;刀身一侧中部、另一侧近刀柄处及刀脊均錾刻有相同铭文
  • 长 53.5 厘米,最宽处 7.2 厘米,厚 1.2 厘米
  • CDLI no. P393600

参考文献:
Schroeder, Otto. (1922). Aus den keilinschriftlichen Sammlungen des Berliner Museums. Zeitschrift für Assyriologie und verwandte Gebiete (from 1939 = Zeitschrift für Assyriologie und Vorderasiatische Archäologie), Band 34, pp. 157–169. (ZA 34, pp. 158f.)
Grayson, A. K. (1987). The Royal Inscriptions of Mesopotamia. Assyrian Periods, Vol. 1: Assyrian Rulers of the Third and Second Millennia BC (to 1115 BC). Buffalo: University of Toronto Press. (RIMA 1.0.76.41, ex. 1, 3, 7; pp. 172–173)
Muscarella, O. W. (1988). Bronze and iron: Ancient Near Eastern artifacts in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New York: The Museum. (pp. 340–342)

青铜弯刀照片及其纹饰细节

MMA 86.11.166.1. 整体及细节照片(查看来源

青铜弯刀铭文(刀身)照片

MMA 86.11.166.1. 刀身中部铭文照片(查看来源

青铜弯刀铭文(刀柄)照片

MMA 86.11.166.1 刀身近刀柄处铭文照((图片原由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发布,网络链接已失效)

青铜弯刀

在这张印刷于十九世纪末的素描(2010,6002.1,不列颠博物馆)中,该青铜弯刀上的三处铭文和两处图案的相对位置得到了清楚的表现。该青铜刀在 1911 年抵达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之前曾被陈列于不列颠博物馆。(查看来源

铭文转写

É.GAL m10-ERIM.TÁH MAN KIŠ /
A GÍD-DI-DINGIR MAN kuraš-šur /
A dBAD-ERIM.TÁH MAN kuraš-šur-ma

铭文转录

ekalli Adad-nārārī šar kiššati, mār Arik-dēn-ilī šar Aššur, mār Enlil-nārārī šar Aššurma.

汉译

(此乃)世界之王阿达德纳拉利王宫(之物),(他是)亚述王阿利克丹以利之子;(阿利克丹以利为)亚述王恩利勒纳拉利之子。

最早的“活字印刷”?

相同的铭文亦出现在数十件烧制泥砖和两件石板上,部分铭文在书写上使用的楔形字符略有不同。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一件出土于亚述城的泥砖(VA Ass 3234b / Ass. 21856c,柏林佩加蒙博物馆;RIMA 1.0.76.41, ex. 1)。如下图所示,在这件泥砖上,铭文的书写存在一些怪异之处(见下图及其转写中以感叹号标出的位置):第一行的字符 ERIM 向左倾斜了约 45 度(相同的字符在第三行中书写完全正常),字符 KIŠ 右上和中间的部件完全缺失;第二行与第三行的字符 ŠUR 则完全上下颠倒。由于泥砖上的铭文是通过印章压印而成的,因此这些问题显然无法用简单的“书写错误”来解释。人们相信,这些泥砖上的铭文并非由一块完整的印章压出,而是通过许多小型印章实现的,这些小型印章每件代表一个构成楔形字符的基本部件,通过组合便能够表达出复杂的字符。由于通常情况下制作泥砖的工匠并不识字,所以在依照范本压制铭文时,类似的错误便时有发生。另一件同样出土于亚述城的图库勒提宁乌尔塔一世时期的泥砖(VA Ass 3245e / Ass 22032,柏林佩加蒙博物馆;RIMA 1.0.78.39, ex. 19)也展现了相同的“错误”。不考虑应用目的与载体的话,这两件泥砖可以被视为活字印刷技术(或者其雏形)的最早实证。

VA Ass 3234b (Schroeder, 1922)

1. É.GAL m10-ERIM!.TÁH MAN KIŠ!
2. A GÍD-DI-DINGIR MAN kuraš-šur!
3. A dBAD-ERIM.TÁH MAN kuraš-šur!-ma

文中的专有名词在第一次出现时会以红色标出,详细解释可参阅《人名、神名、地名和其他专有名词索引》

发布者:cosmodox

Assyriology student in Leipzig. God gesiehþ on dune, etiam lipsiæ fortasse.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