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谟拉比法典第 6 至 13 条:偷盗

这是《汉谟拉比法典》正文第 6 至第 13 条,是关于偷盗的条款。阅读法典全文,请移步《汉谟拉比法典》索引页面继续阅读“汉谟拉比法典第 6 至 13 条:偷盗”

汉谟拉比法典:序言

本文编译的是《汉谟拉比法典》的序言部分,它位于石碑正面第 1 列至第 5 列第25 行。序言根据内容可以划分为继续阅读“汉谟拉比法典:序言”

汉谟拉比法典第 1 至 5 条:指控与定罪

这是《汉谟拉比法典》正文第 1 至 5 条,是关于指控与定罪的条款。阅读法典全文,请移步《汉谟拉比法典》索引页继续阅读“汉谟拉比法典第 1 至 5 条:指控与定罪”

「你就不算个大国王」 (ARM 5, 20)

这是一块由卡塔那国王依施希-阿都写给古亚述国王依施美-达干的书信泥板。此前,依施美-达干向依施希-阿都讨要了两继续阅读“「你就不算个大国王」 (ARM 5, 20)”

「听说了你的烦恼,就愈加忧愁」(AbB 10, 2)

这块泥板是一个叫做皮阿亚的人寄给他的亲友吉米利亚的私人信件。在所有从两河流域出土的泥板之中,类似的私人通信占了继续阅读“「听说了你的烦恼,就愈加忧愁」(AbB 10, 2)”

「尽管我抱病在身」(ARM 33, 112)

这是一封由马里王国的地方官员苏穆-哈都写给国王兹姆里-利姆的泥板信件。苏穆-哈都在信中汇报了一宗决堤事故,并详继续阅读“「尽管我抱病在身」(ARM 33, 112)”

「什么也不用担心!」(AbB 9, 247)

这是一块由温努布图姆寄给纳拉姆图姆的书信泥板。通过这封简短的信件,两位女士分享了关于另一位男士的好消息:看起来继续阅读“「什么也不用担心!」(AbB 9, 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