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我抱病在身」(ARM 33, 112)

这是一封由马里王国的地方官员苏穆-哈都写给国王兹姆里-利姆的泥板信件。苏穆-哈都在信中汇报了一宗决堤事故,并详继续阅读“「尽管我抱病在身」(ARM 33, 112)”

「什么也不用担心!」(AbB 9, 247)

这是一块由温努布图寄给纳拉姆图的书信泥板。通过这封简短的信件,两位女士分享了关于另一位男士的好消息:看起来,这继续阅读“「什么也不用担心!」(AbB 9, 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