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却根本不爱我!」(AbB 14, 165)

这是一封儿子寄给母亲的抱怨信。他很可能是一个离家在外的学生,不知什么原因,他母亲没有给他送去足够的衣服。看着其继续阅读“「你却根本不爱我!」(AbB 14, 165)”

「逃亡的罪犯绝不该在我们头上耀武扬威」(AbB 2, 88 + 13, 60)

这是一块对于历史学家而言极具吸引力的书信泥板,它记录了一次未遂的叛乱阴谋以及和它相关一系列事件。遗憾的是,通信继续阅读“「逃亡的罪犯绝不该在我们头上耀武扬威」(AbB 2, 88 + 13, 60)”

「听说了你的烦恼,就愈加忧愁」(AbB 10, 2)

这块泥板是一个叫做皮阿亚的人寄给他的亲友吉米利亚的私人信件。在所有从两河流域出土的泥板之中,类似的私人通信占了继续阅读“「听说了你的烦恼,就愈加忧愁」(AbB 10, 2)”

「什么也不用担心!」(AbB 9, 247)

这是一块由温努布图姆寄给纳拉姆图姆的书信泥板。通过这封简短的信件,两位女士分享了关于另一位男士的好消息:看起来继续阅读“「什么也不用担心!」(AbB 9, 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