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同:房屋出租 (Nappāḫu 85)

本文编译的是一份阿契美尼德王朝时期的租房合同,出土于巴比伦城那帕胡家族的私人档案。根据该档案的其他文本我们知道继续阅读“合同:房屋出租 (Nappāḫu 85)”

刻画有人脸图案的行政文书 (WML 51.63.154)

这是一份关于向国王送交银子的记录,其内容本无特别之处,不过泥板的背面却不同寻常地刻画着一张人脸。很难想象,究竟继续阅读“刻画有人脸图案的行政文书 (WML 51.63.154)”

庭审记录:试图自我解放的奴隶 (Nbn. 1113)

本文编译的是一份新巴比伦王朝末期的庭审记录,案件的当事人名为巴利克-以勒,他是一名逃跑的奴隶,却声称自己是一位继续阅读“庭审记录:试图自我解放的奴隶 (Nbn. 1113)”

庭审记录:吉米路被控雇凶杀人 (YBC 6932)

吉米路是公元前六世纪初隶属于乌鲁克埃安那神庙的一位庙仆。和大部分其他庙仆不同的是,这位很可能来自显赫家族的吉米继续阅读“庭审记录:吉米路被控雇凶杀人 (YBC 6932)”

王子向母后问安 (RS 9.479)

这块泥板是乌加里特王子他勒米亚努写给他母亲的一封礼节性信件,没有具体内容。他勒米亚努即位后改名为尼克玛杜,史称继续阅读“王子向母后问安 (RS 9.479)”

王子向母亲问安 (RS 8.315)

这块泥板是乌加里特王子他勒米亚努和他的妻子一起写给他母亲的一封信件。就内容来看,基本都是程式化的礼节用语。他勒继续阅读“王子向母亲问安 (RS 8.315)”

交接牲畜的纪录:驴与多种羊 (SANTAG 7, 17)

这是一份关于驴和若干不同品种的羊的交接记录,出土于普兹里什-达干城,是乌尔第三王朝国王舒尔基在位期间的一份行政继续阅读“交接牲畜的纪录:驴与多种羊 (SANTAG 7, 17)”

交接受伤马匹 (BIN 3, 454)

这是一份关于受伤马匹的交接记录,出土于普兹里什-达干城,是乌尔第三王朝国王舒-苏恩在位期间的一份行政文书。 泥继续阅读“交接受伤马匹 (BIN 3, 454)”

交接牲畜的纪录:作为税赋的羊只 (BIN 3, 241)

这是一份关于使用羊只来缴税的记录,出土于普兹里什-达干城,是乌尔第三王朝国王舒-苏恩在位期间的一份行政文书。 继续阅读“交接牲畜的纪录:作为税赋的羊只 (BIN 3, 241)”

交接绵羊与山羊的纪录 (BIN 3, 264)

索引:BIN 3/264馆藏:耶鲁大学图书馆(耶鲁巴比伦尼亚收藏),纽黑文编号:NBC 2199来源:出土于普继续阅读“交接绵羊与山羊的纪录 (BIN 3, 264)”